当前位置: Xm官方中文网 > 外汇交易> 正文

ashteadaktie

ashtead aktie


外汇新闻对 外汇交易的影响1.地缘政治战争、政治事件、选举、和平条约,包括恐怖袭击等,往往会对金融市场产生一系列影响。


  这些事件可能会导致原有趋势的结束,而开始新的长期趋势。


  例如,2001年 美国发生/9-11/事件后,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相继发生。


  战争造成美国战争预算的高额支出,债务 增加,美元也因此开始下跌。


  2. 货币政策一般来说,如果 经济 数据好,说明经济上升的概率在增加,货币政策偏向于控制通胀、提 高利率;而 经济数据弱,说明经济下滑的概率在增加,央行更 倾向于刺激经济的宽松政策。


  ,即降低利率。


  但是,随着宽松货币政策的边际效应递减,传统的低利率和货币贬值效应并未出现。


  欧洲和日本是典型的例如,在负利率政策下,日元和欧元不降反升。


  美联储是唯一倾向于收紧货币政策的央行,加息的进程正在逐步进行。


  这也是外汇交易中最重要的问题。


  3. 宏观经济数据另一类能让外汇市场产生强烈反应的外汇消息是宏观数据报告的发布。


  其中最明显的一个例子就是美国的非农业数据。


  非农业数据对外汇的影响用宏观经济来解释:如果美国非农业数据较好,则支持美元上涨,非农业数据较差,则会使美元贬值。


  .另外,从微观层面看,美国是一个 消费导向型国家,国内GDP的2/3来自消费领域。


  消费是否旺盛是 美国经济的一个基本问题。


  以老百姓的消费为主体,要考虑美国公民是否有消费能力,是否有工作和工资水平是关键问题。


  如果非农业数据好,说明人们的消费基础较好,对美国经济有利,支持美元上涨。


    我们这个民族,曾经不遗余力地让“不朽”的允诺成为自己宗教的核心和本质,但同时又最热衷于对复利原则的运用,并且对 这一“最有意图性” 的人类制度抱有特殊的眷恋之情,这一现象也许不是偶然的。


    因此,我认为当达到这一丰裕而多暇的境地之后,我们将重新抬起宗教和传统美德中最为确凿可靠的那些原则——以为贪婪是一种恶癖,高利 盘剥是一种罪行,爱好金钱是令人憎恶的。


  而那些真正走上德行美好、心智健全的正道的人,他们对未来的顾虑是最少的。


  我们将再次重视目的甚于手段,更看重事物的有益性而不是 有用性。


  我们将尊崇这样一些人,他们能够教导我们如何分分秒秒都过得充实而美好,这些心情愉快的人能够从事物中获得直接的乐趣,既不劳碌如牛马,也不虚度岁月,逍遥如神仙中人。


    可是要注意!谈论上面所说的这一切现在还为时尚早,至少 还得等上100年。


  而现在我们必须自欺欺人地把 美的说成丑的,丑的说成美的,只是因为丑的有用而美的不能带来实惠。


  在相当长一段时期内,我们仍然还得把贪婪、高利盘剥和谨慎奉为神明。


  因为只有这些才能把我们从经济必要性的沼泽中带出,走上康庄大道。


    因此,我盼望在不太遥远的将来,整个人类的物质生活条件能够发生前所未有的 巨变


  不过,当然这个巨变将是渐进的,而不会一蹴而就。


  实际上,这个巨变现在已经拉开了序幕。


  这一变化的进程将只是意味着,那些经济必需问题已经得到实际解决的阶层和集团的人数会越来越多。


  当这种状况有了普遍的发展从而使得“对邻人之爱”的性质发生变化之后,我们 就会认识到其间的关键性差别。


  因为当经济上的意图对你来说已不再是合情合理的时候,对别人却可能仍旧是理所当然的。


    我们迈向经济上的这一极乐境地的速度,取决于以下四个因素——我们对人心的控制力量,避免战争和内证的决心,把理应属于科学领域的事务交付给科学来处理的自觉意愿,以及由生产和消费之间的差额所决定的积累的速度。


  只要前三者不出问题,最后一点也就会迎刃而解。


    我们在进行经济性目的活动的同时,也应当提高生活的艺术水平,并进行一些试验来为我们的终极目标作些适当的准备,我看这是没有什么坏处的。


    但首要的一点是,我们不能过高估计经济问题的重要性,不能为了它假想的必要性而在其他具有更重大、更持久意义的事情上作牺牲。


  经济问题应该成为由专家来处理的事务——就像牙病应由牙医来处理一样。


  如果经济学家们能够做出努力,使得社会把他们看成是平凡而又胜任其职的人,就像牙医的地位一样,那就再好不过了!

上一篇
englischnein

下一篇
zecwebsite

  • 33人参与,0条评论
{音乐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