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Xm官方中文网 > 外汇交易> 正文

howtogetmoneyfrommining

how to get money from mining


很多 投资者都为找不到 波动市场的 趋势而头疼。


  但是,只要巧妙运用马 丁格尔 策略这一源自赌场的古老 交易智慧,就可以避免波动中的大量风险。


  当出现上涨趋势时,可以反方向使用马丁格尔策略,获得高额收益。


    在外汇市场上,以最简单的分类,有两种典型的交易方法--趋势交易和对比交易。


  前者 是在发现趋势后,顺着趋势做交易;后者是在市场趋势停止或暂停时入市,做与原趋势或惯性方向相反的交易。


  不管趋势是继续还是反转,最根本的还是要找到趋势。


  因此,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很难判断趋势的波动可能是最恶心的。


    在这种难以判断的市场走势中,一种古老的交易智慧--马丁格尔策略可能会重新进入交易者的视野。


  这个策略非常简单。


  在大盘或小盘中,只有一方不断被打压(如大盘或小盘)。


  每一次亏损,你就亏损一倍的资金。


  ,直到你赢了一次压盘,你就可以把之前所有的亏损赢回来,理论上你永远不会亏损。


    马丁格尔策略  外汇市场不同于赌场,外汇的/涨跌/不是赌的概率问题。


  在使用马丁格尔策略时,当投资者最害怕入市的时候,市场却朝着相反的方向运行。


  根据马丁格尔的理论,因为以后会越压越多,后期很有可能会把账户里的资金全部亏光。


  所以可以看出,马丁格尔理论最怕/连续趋势/的行情,但它最适合/连续趋势/的行情。


    对于想使用这种策略的外汇交易员来说,最重要的问题是选择合适的初始仓位,并根据资金量增加倍数。


  如果初始仓位过高,就会造成每次翻倍的投入过大,可能无法坚持到价格波动回落,而倍数的增加也会造成同样的问题。


  另外,还要考虑 加仓的距离,比如汇率跌了15个点要加仓,或者20个点要加仓。


  在这方面,不同的投资者有不同的喜好和习惯,很难说哪种方法更好。


  我们来看看这个策略的详细操作方法。


    上面假设 货币汇率处于波动下行的趋势。


  可以看到,一开始货币的汇率是1.3500。


  此时,投资者进场买入1手,在 20点处增加距离。


  在货币下跌20点至1.3480后,投资者继续加仓1手,平均买入成本降至1.3490。


  换句话说,虽然货币跌了20点,但只要再涨10点,就能保证投资不亏。


    交易继续进行。


  货币跌至1.3420,累计跌幅达80点。


  但由于平均成本在低位不断提高,只要汇价反弹19点至1.3439,就可以挽回损失。


  下图是比较直观的展示。


  可能有人会问,汇率能不能涨到这个水平,但正如前面所说,这个策略的最佳使用场景是在波动的市场中。


  在这种市场中,一个货币下跌80点,然后上涨19点的情况并不罕见。


    也许有的投资者已经注意到,在动荡的市场环境中,马丁格尔策略只能用于保住现有的收益,规避未来一段时间的风险,当出现上涨趋势时,可以限制收益。


  由这个策略衍生出来的/反马丁格尔策略/可以在波动的市场中获得更好的利润。


  策划 美国史上最大 庞氏骗局涉案金额4200亿人民币2000年功成名就后, 麦道夫人生轨迹发生了巨大转变。


  他精心设计了一个巨大的基于层压式投资的“庞氏骗局”, 利用对冲基金,以虚设投资项目为诱饵,通过承诺10%-15%的高收益率,吸引了金融机构、个人投资者甚至资深银行家们的巨额资金。


  麦道夫诈骗的手段非常“高大上”,他先是利用加入 棕榈滩乡村俱乐部的机会 结识犹太富豪,从中发展自己的“客户”。


  棕榈滩乡村俱乐部 会员门槛非常高,会员都是犹太人,会员费 30万美元,会员每年的慈善捐款30万美元以上。


  麦道夫在取得会员们信任之后, 还会通过会员转介绍结识更多的富豪。


   向 富人 加税,难度不容小觑  4月29日 拜登总统在向参众两院的演讲中提到,不能用增加 财政赤字的做法为“美国就业计划”和“美国 家庭计划”的开支埋单,而应采取向美国公司和美国最富有 的1% 人群加税的做法,让他们承担税负的公平份额,但同时保证不向年家庭收入低于40万美元的人群加税。


  支持的观点认为这是解决美国经济复苏资金需求问题的明智之举,既可以通过向富人加税缓解目前日益严重的贫富两极分化趋势,也可以获得额外的税收收入,缓解 联邦财政赤字增幅加速的趋势,达到一箭双雕的效果。


    但是,向富人加税似乎更是无奈之举,至少不能排除这种可能。


  非常明显,从拜登“百日新政”可以看出,美国新一届政府施政纲领的重要基点就是加税,无论是向富可敌国的美国公司加税,还是向富得流油的美国富人加税。


  这是因为,已经不堪重负的 美国联邦财政在新冠疫情一年多的打击之下变得更加举步维艰,加之“拯救美国法案”1.9万亿美元的“天价”支出,使美国联邦财政更是雪上加霜。


    曾经的“降税率、扩税基”政策使得美国联邦财政走上长期赤字之路,截至2021年初联邦公共债务已经累计高达28万亿美元,这主要是由1986年以来历次减税措施和挥霍性支出造成的。


  2017年以减税为主基调的特朗普税改使得联邦财政赤字陡增2万亿美元,增幅进一步加大,公司所得税收入与GDP的占比从持续近40年的约2%降到2019年的不足1%,而素有“富国俱乐部”之称的OECD(经合组织)这项指标的平均水平约为3.1%。


  目前公共债务与美国GDP的占比在110%至120%之间,这将动摇美国国家治理的根基。


    因此,拜登-哈里斯政府必然将目光转向加税,而且聚焦在美国富人身上。


  根据美国税收和经济政策学会(ITEP)的研究报告,美国最富有的1%人群年均收入约220万美元,而最贫困的20%人群年均收入还不足1.2万美元。


  拜登-哈里斯政府希望这一部分富人能够贡献更多,以此来缓解美国当下不断加剧的贫富两极分化趋势,缓解社会矛盾和阻止社会分裂,增大美国中产阶级的“社会稳定器”作用。


    “希望是美好的,而现实是骨感的”。


  “美国家庭计划”与“美国就业计划”一样,一定会面临巨大的阻力,向富人加税的难度是不容小觑的。


  尽管“美国家庭计划”对向富人加税给出了不可辩驳的理由,如“医疗保健应该是一种权利,而不是一种特权,任何美国人面对疾病时应永远不必担心他们将如何支付治疗费用”、“任何美国人不应在购买救命药物和食物之间做艰难选择”,但如何做到向富人加税却是另外一件事情。


    如果一边增加支出和投入,兑现对选民的承诺,而另外一边却未能实现如期增加税收收入,将仍旧会加大联邦财政赤字。


  如果仍旧采用加大发行美债的老做法,则又回到问题的原点,还让美联储继续做美债的主要持有人吗?显然,美国新一届政府不希望问题向这个方向发展,而决心放手一搏,通过增加税收来更可靠地解决问题,对此,我们需要谨慎观察和思考。


    (励贺林系天津商业大学会计学院副院长,姚丽系天津理工大学管理学院讲师,本文系2020年度国家社会科学基金一般项目“数字经济征税权国际竞争加剧背景下更好维护我国国家税收利益研究”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 56人参与,0条评论
{音乐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