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Xm官方中文网 > 外汇投资> 正文

bithertoken

bither token


美联储主席 鲍威尔央行行长出席了国际清算银行(BIS)的视频会议。


  此次会议的 主题是/ 数字时代的全球央行创新/。


  鲍威尔重申了美联储/缓慢/ 推进 数字 货币的立场,他表示,美联储有义务站在最前沿了解推进数字美元的技术挑战以及成本和收益,但美联储/不急于推进这一项目/。


  鲍威尔表示,目前还没有就央行的数字货币做出决定。


  数字货币的 推出需要精心准备。


  目前,美联储并不急于推出央行数字货币,也不需要成为首家推出数字货币的央行。


  他指出,央行数字货币有优势,但也有很大风险。


  鉴于美元作为世界储备货币的关键作用, 美国央行的数字货币或将产生巨大的潜在影响。


  美联储的数字美元远比快速行动更重要。


  鲍威尔和 德国央行行长魏德曼都对央行数字美元/欧元与私人银行部门之间是否会存在竞争关系表示担忧。


  他表示,美联储不希望破坏现有的两级体系,也不希望与银行争夺资金。


  真正的关键在于公众是否想要,或者是否需要一种新的数字形式的央行货币。


  深谙美国财政政策的高盛预计,下一轮基建设施方案将增加至少2万亿美元的传统及绿色基建支出和税收优惠。


  如果美国政府将该方案扩大到其他政策,总金额可能会上升到4万亿美元左右。


    如果下一轮财政 刺激成行,将是美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超级刺激”。


  届时,美国财长耶伦还会如推出1.9万亿时表态不担心通胀激增吗?随着发达国家疫苗接种速度加快,全球 经济 复苏进度将加快,在美国 新一轮库存周期开启的背景下,多数机构开始预计 美债 利率上行大概率会是全年大趋势。


    过去一周多时间,美债利率的快速上行带来的后果已经显现,10年期美债利率一度冲击1.75%,30年期固定抵押贷款利率已飙升到3.45%。


  国际资本回流美国,给 新兴市场造成冲击, 巴西、土耳其等脆弱的新兴市场先后加息。


    在美国如此强烈的“宽货币”政策预期下,美联储主席的口头调控“紧货币”的成本当然是最低的,在经济升温之际,试探一下外界对于撤回货币支持的看法。


  事实上,在新一轮重大财政刺激方案的推动下,美国 债务总额会进一步大幅攀升,私人住房部门和企业债务市场杠杆进一步增加,其偿债能力会进一步减弱。


  庞大债务压力下,利率一旦上行会导致债务风险集中爆发,规模将远超2008年。


  这种危险场面,就算美联储主席估计到了经济繁荣或过热的状态,也不敢冒着风险而轻易动手。


  美国“大 放水”花样多多。


  货币政策方面,去年3月美联储两次“非常规”降息(即不在既定的议息会议上降息),分别降息50基点和100基点,期间还购买了大量资产,此后不论“鹰派”压力多大,联储都不曾真正收紧货币政策。


  财政和救助政策更是种类繁多,最直接的无疑是向民众发放额外救济金。


  拜登就任美国总统以后,财政刺激力度更是有增无减,继今年3月中旬推出总额高达1.9万亿美元的巨额经济救助 计划后,拜登又于3月31日宣布了一项总额约2.25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建设一揽子计划。


    从最新迹象看,美国“大放水”的负面效应已经开始显现,而且还有加剧的可能。


    从美国国内看,首先,美国的补贴政策虽然提振了居民收入,但降低了部分居民的就业意愿,这并 不利于就业市场向好。


  2020年3月至今,美国先后进行了3轮大规模“发钱”,包括为居民发放现金支票以及增加联邦失业金补贴等。


  据美国媒体统计,美国财政大规模“发钱”,使美国居民的收入水平较 疫情暴发前大幅提升,增幅最多接近30%。


  这意味着不少居民领取失业救济金后收入反而大增,于是不少人开始不愿意工作。


  美国劳工部最新公布的4月非农就业数据就是最好的例证。


  随着美国 新冠肺炎疫苗接种加速,美国经济复苏成为某种意义上的共识。


  在该数据公布之前,市场预测新增就业人数为100万左右,但最终公布的仅为26.6万,失业率也升至6.1%,高于预计的5.8%,令各界人士大跌眼镜。


    其次,企业不得不大幅提高工资水平,许多企业经历新冠肺炎疫情后,景气度刚刚开始复苏,而大幅提高支出有可能严重阻碍这种复苏势头。


  从长期看,这不仅不利于美国经济复苏,也不利于美国金融市场发展。


  同样看最新的非农就业数据,平均小时工资增速、平均周薪增速、平均每周工作时间都高于市场预期,这反映出企业人力成本在快速上升。


    再次,美国通胀压力越来越大。


  因为必须提高雇员工资水平,企业为维持正常运营所需要承担的人力成本较疫情前大幅提升,这将直接推升核心通胀。


  数据显示,美国企业的劳动力成本增速已经高达4.1%,处于历史高位,远远高出疫情暴发前的1.5%。


  而该数据通常是核心CPI的重要领先指标,这意味着接下来美国经济即使复苏也会伴随着持续走强的核心CPI数据,美国通胀风险已经开始了。


    而对于全球而言,美国“大放水”的负面冲击更加明显。


  全球不少经济体曾追随美国而“放水”,近期不少 新兴经济体不得不提前加息。


  今年3月,巴西、土耳其、俄罗斯等央行相继加息。


  对于部分经济体而言,经济下行压力没有任何好转,新冠肺炎疫情还在加重。


  然而,三个新的“威胁”快速出现,愈演愈烈,可能对新兴经济体带来恶性循环。


  一是物价水平飞涨,美国持续的巨额刺激计划已经产生了负面外溢效应,其天量救助计划规模大于实际需求,对于部分新兴经济体甚至造成了恶性通胀威胁。


  例如,巴西央行宣布加息之际,该国通胀率创四年新高,货币汇率大幅走软,燃料价格大幅上涨。


  二是美国“大放水”所带来的经济复苏预期吸引投资者从风险较高的新兴市场撤出,购买美元资产,资金外流对这些经济体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


  三是疫情导致大宗商品供需关系失衡,放大了经济修复过程中的涨价压力,这不利于新兴经济体的复苏。


  

上一篇
cohentestimonytoday

下一篇
firstradecom

  • 27人参与,0条评论
{音乐代码}